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819|回复: 1

【会员原创】雍正朝《喜彤外传》[小说]连载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6-7-4 03:1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隆网独家首发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,作者保留一切维护原创的权力!

楔子

据《XX日报》报道,2005XX日,在直隶某市发生了一桩离奇车祸。一中年女子严重违反交通规则擅自横穿自行车道,将一辆迎面驶来的凤凰牌墨绿色自车行撞倒后逃逸,导致凤凰牌自行车上一青年女子驾驶员当场昏厥,口吐白沫,不醒人事。附近热心市民见状拨打了110报警,110民警赶到后,再拨打了120急救中心,120急救车赶到后,遂将该名青年女子送入了就近医院抢救治疗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该名女子仍在重度昏迷中,院方称其尚未脱离危险。警方从该名女子随身携带的背包内发现了她的身份证及书籍若干,现托本报将其公布,希望认识该女子的市民,速与XX派出所或本报社杂务部联系。联系电话:90909609609600

该女子身份线索如下:
姓名:吕诗
性别:女
年龄:24
家庭住址:XXXXXX17474

所携带线索书籍:《梦归大清》、《步步倾心》、《爱君遇梦》、《愿卿如意》、《恍然遇梦》、《清空Y史》、《情空、进宫、净宫》……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想了一回,康熙突然笑道:“你刚才说你叫什么?”吕诗忙回:“奴才叫喜彤。”康熙又道:“是哪两个字?”吕诗又回:“喜鹊的喜,彤云的彤。”康熙击掌赞道:“好!名字好,人也好!”吕诗一时大惊,正不知何意,却又听得康熙向外唤道:“叫顾问行进来。”外面立即应了一声,门帘掀起,一个穿蓝色大褂,外套绛紫色马褂的总管太监躬身进来侍立。

  康熙谓顾太监道:“你马上去宁寿宫,看到四阿哥,命他到养心殿来见朕,倘若皇太后问起,只说朕要问四阿哥功课便是。”顾太监领命去了。康熙转身对吕诗道:“你随朕来。”说罢,自已掀帘出去,吕诗只得跟出。

  只见毓庆宫外,有好些个太监垂首侍立,先前初见的那个黄袍男子也站在一旁,见康熙出来了,忙上前低头唤了一声:“皇阿玛。”原来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今皇太子胤礽。

  康熙看了太子一眼,说道:“胡闹!好好的,怎么会有宫女子在你宫里?”太子低头是半句也不敢答。康熙又对一旁的太监喝道:“高三燮,你说,这是怎么回事?”高太监听闻立即伏俯在地,颤抖连呼:“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!”康熙仍不解气,转而又喝贾应选、赵国士等太子身边的大太监,众人皆不知吕诗的来历,只得俯首在地,口称该死。

  康熙越发恼怒了,吕诗心中不禁暗喜,只要康熙与太子的矛盾越大,那对自己心爱的痴迷的四阿哥胤禛就越有好处,最好是现在就废了太子,改立那英俊迷人、风度潇洒的四阿哥为太子……正想着,突听得太子低声说道:“皇阿玛息怒,方才太后祖母派人给儿子送克食来,想必这是太后祖母宫里的女子也未可知。”

  一语未了,只见康熙狐疑的转头看着吕诗,吕诗立刻大惊,心下暗暗叫糟,好个太子,这下把注意力推到我身上来了。这可怎么办?我若是否认了,那康熙反问我是哪个宫的,我又如何去编造一个宫?不如顺水推舟,强应了下来,方才是脱身之计。

  当下想毕,吕诗垂首回道:“是。奴才是奉皇太后懿旨给皇太子送饽饽来的,不想惊了圣驾,罪该万死。” 康熙听后,微微点了下头,没再说什么,便出了前星门,往养心殿去了,吕诗只有跟随。

  到了养心殿不消半刻,便见顾太监来回:“四阿哥来了。”康熙道:“叫他进来。”吕诗顿时心花怒放,恨不得立即扑上前去迎接。只见得那门帘掀起处,走进一位俊逸青年,头戴衔红宝石金龙二层朝冠,身着石青四爪正蟒二团补服,胸前挂着石青绦珊瑚朝珠,脚上穿着墨绿厚底朝靴,真真是“玉树临风胜潘安,一枝梨花压海棠”。

  吕诗正看得心醉,胤禛已走到康熙身旁,打千下去,口中说道:“给皇阿玛请安。”康熙微笑点头,问道:“皇太后那里,还有哪些阿哥在请安?”胤禛恭敬回道:“回皇阿玛话,三阿哥、五阿哥、八阿哥和十三阿哥、十四阿哥都还在太后祖母那里,太后祖母十分喜欢。”康熙大悦,接着问道:“皇太后这次又赏了你们兄弟什么好吃食?”胤禛笑道:“是内饽饽房的炉食饽饽,儿子们在外面天天想着,只恨吃不到,不想太后祖母赏下了,儿子们喜欢不已。”康熙更加喜悦了。

  吕诗却管不了这么多,从头到脚,再从脚到头的,贪婪的将胤禛看了个彻底,真恨不得一下子心肝宝贝的搂在怀里。胤禛也早已察觉到了这道灼热目光,并且惊罕这人如此放肆,但又因圣驾面前不好发作,只得忍着。

  康熙看了他二人一眼,笑道:“四阿哥,你侧福晋没了多少日子了?”胤禛回道:“快半年了。”康熙指着吕诗道:“你看她可是与你那侧福晋有几分相像?”胤禛吃了一惊,丝毫不敢抬头,连连回道:“儿臣不敢。”康熙连忙安抚:“你不用怕,只管如实回答。”胤禛度其身份,仍不敢看,只得回说:“是有几分貌似之处。”康熙突然大笑,道:“好!那朕将她指为你的侧福晋,可好?”说时迟,那时快,还未待胤禛反应,吕诗就早已扑倒在地,喜笑颜开几近颠狂,三呼万岁磕头谢恩也。

  康熙又大笑起来,命胤禛道:“四阿哥,你还不快谢恩,带了你的侧福晋家去吧。”胤禛无法,只得磕了头,带着吕诗去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8月23号更新

且说吕诗跟着胤禛回到贝勒府,早已有家人报与福晋那拉氏知道。因是康熙亲自指给的侧福晋,故那拉氏也不敢怠慢,忙命人收拾出西院的五间正屋,供吕诗居住,又一面安排被褥床帐、陈设古玩并使唤的人过去。少顷摆晚饭,那拉氏又想着吕诗初来,恐厨房备菜不周,于是又将自己的菜选了几样平日里爱吃的,打发人给吕诗送了去。

一会子饭毕,那送菜去的丫环进来道:“回主子,奴才奉命将吃的送去了西院,新侧福晋说,谢谢福晋赏菜。”那拉氏问道:“你可看到西院那边还缺什么不缺?”那丫环道:“看着都齐全了,想是不缺。”那拉氏又道:“你再去传我的话,告诉那边的丫头、媳妇们,若看着新侧福晋还少什么东西,就快来回我。”

正说着,胤禛进来了。那拉氏忙起身,笑着让胤禛坐了,自已复坐在下首。胤禛因道:“这事真奇了,我原和三阿哥他们一处在宁寿宫请安,皇父派人来传我去养心殿,忽剌巴的就指给了一位侧福晋(作者自注:此处学纯一),着实令人未曾想到。”那拉氏笑道:“四爷,这是喜事,可见皇上待四爷与别位阿哥不同。”胤禛忙止之道:“万不可这么说。”又问:“如今西院那边,福晋都拨了什么人过去?”那拉氏道:“我听人回说,新妹妹身边并没有跟使唤的人,所以就先拨了我房里的小薇、瑶华她们几个过去,等明日再让成禄家的挑几个聪明伶俐的家下女儿,给新妹妹换上。”胤禛点了一下头,不语。那拉氏又道:“还有第二件,新妹妹的衣裳妆奁也不齐全。我已叫人选了几匹好衣料子,量了新妹妹的尺寸,命针线房连夜做了,明日一早送过去。只是妆奁,还得讨四爷的意思。”胤禛道:“既是皇父给的侧福晋,福晋就按例添制,不必问我的意思。”

一时奉上新茶,二人吃着。胤禛因问:“这是什么茶?”那拉氏道:“是今春明前的新茶,前儿皇上赏给四爷的,四爷忘了?”胤禛笑道:“说起这茶,我倒想起一个笑话来。三贝勒说他府上新荐来的一个课读,系江宁人氏,宾主见面奉茶,小厮捧上茶来,他却不接。人就问:我家三爷请你的茶,你怎么不接?那课读小声的说:错了,错了,三贝勒是赏小人吃茶,你怎的端上一碗牛乳来?” 未说完,已先大笑起来了。那拉氏亦忍不住,一面笑一面道:“这新来的南方人,想必只认得澄黄清绿的是茶,如何知道我们吃的茶?也亏他还认得牛乳,若认不得,还指不定说出是什么来!”说着又笑了一回。此时已经掌灯,那拉氏再陪着说了一回,便伺候胤禛宽衣睡下,暂且无话。

次日卯初,那拉氏按例大妆,随胤禛入宫至宁寿宫等处谢恩。皇太后听是康熙指给了一位侧福晋,很是高兴,见那拉氏来谢恩,便留着说了许多话,末了又留那拉氏在宁寿宫用早膳,直至午初方才出宫。

一时回到府里,成禄家的、春寿家的等几个管事媳妇闻讯,都在那拉氏正房廊上候着。不一会儿,便见大丫头七巧出来打起竹帘,三四个小丫头捧着铜盆、香胰、手巾等物退了出来,接着又有小丫头捧了新沏的茶进去。成禄媳妇上前轻拉了一下七巧的袖角,笑说道:“姑娘好,有几日不曾见着姑娘了,想是姑娘家去了回来?”七巧笑回道:“成大奶奶好,多谢大奶奶惦记。因我母亲病了,福晋叫我家去瞧我母亲,恩准在家住了两日,今早才回来。”成禄媳妇忙道:“那姑娘母亲的病怎么样了?”七巧道:“已经好了许多,多谢大奶奶关心。”春寿媳妇亦过来笑道:“姑娘,福晋这会儿正做什么呢?”七巧道:“奶奶别急,我知道管事奶奶们都有事回福晋。只是福晋刚换了衣服,小丫头才端了茶进去,这会子正吃茶了,奶奶们再等一会儿吧。”话刚说完,就见另一个大丫头庆香的出来说道:“福晋叫成大奶奶回话。”边说边打起帘子,成禄媳妇连忙整装进去。

那拉氏已卸了宫妆,只梳着寻常髻、别着福寿簪,穿着家常淡绿袷纱袍,面东坐在南炕西壁的靠背引枕上,底下一双半新月白绣花鞋,放在脚榻上。见成禄媳妇进来,便先问道:“给新侧福晋选的丫头,怎么样了?”成禄媳妇垂手回道:“已经选得了八个乖巧伶俐的女孩子,年龄都只有十三四五岁。还请福晋示下,是全派给新侧福晋使唤,还是单选几个过去?”那拉氏道:“你都带了过去,让新侧福晋挑喜欢的留下。横竖你也知道侧福晋那里,得有六个屋里伺候的小丫头。若新侧福晋挑了不足六个,你又再选几个女孩子过去,再挑。”成禄媳妇答应着去了。

春寿媳妇又进来道:“回福晋,针线房连夜做得新侧福晋的衣、裤各一件,藕色袷纱袍一件,紫缎衬衫一件,袜四双,已赶在新侧福晋起床之前,送去了。”那拉氏道:“怎么没做新鞋?”春寿媳妇忙回:“正做了,因要描花样子绣鞋面,所以迟了一会子。”那拉氏方才点了点头,春寿媳妇下去了。接着又有人来回新侧福晋头油脂粉的,有回新侧福晋茶具器皿的,那拉氏都一一问过了。

庆香进来换了茶,那拉氏掀盖子正欲喝时,又见七巧来回:“跟四爷的小太监东顺有事回福晋。”那拉氏料想必是胤禛有什么吩咐,忙说道:“叫他进来。”说完,便进来一个新衣新鞋的干净小太监,在明间落地罩外打千请安后,说道:“回福晋,四爷说早上在弘德殿谢恩,皇上赏下了新侧福晋的衣裳首饰。因福晋去了皇太后宫里,不曾知道,所以命奴才回过福晋瞧了,再给新侧福晋送去。”那拉氏道:“不用瞧了,一总送去吧。”又问:“你跟着四爷什么时候回的府?”东顺道:“巳正时刻回的府,因直郡王府上来请,四爷又去了郡王府。”那拉氏点头,端起刚才新换的茶,慢慢喝了,方命东顺道:“你去吧。”东顺应声退出,自送东西去西院不提。




[此贴子已经被和卓氏于2006-11-4 22:51:15编辑过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0-6-3 07:46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尺牍写了好多半途而废的小说啊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20-8-7 03:32 , Processed in 0.069493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