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742|回复: 4

【会员原创】《落英缤纷》[小说]连载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6-10-30 00:33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却说昌明隆盛之邦,京畿繁华之地,何少诗礼簪缨之族?这有一家姓文,世代为宦。现今的这一代有兄弟二人,长兄名硕,字博远,乃是己丑科的传胪,现任光禄寺少卿。次弟名颙,字自清,赐同进士出身,授职部属,考选御史,现已升至礼部郎中。这硕老爷有一子,名叫文定,二十岁上便中了举,现在内阁任着中书。颙老爷亦有一子名叫文宇,以恩监入户部当了笔帖式。具此道来,这文家虽非钟鼎世袭,也系书香旺族。

话说新年正月十二日,文硕清早起来,便至翠荫堂他母亲周太夫人处请安,正好文颙也在那里。周太君见了,便道:“今日既是左参领家请,他们家与咱们极好,你们带了定儿、宇儿去,让宽儿留家陪我就是了。”文硕、文颙答应了“是”,周太君点点头,略说了几句,就让下去了。一时传早饭,周太君因命道:“去叫姑娘、小爷过来。”话声未落,便见文颙之妻雷氏携着文宽来请安,彼时文硕之妻杨氏也进来了。太君道:“正说了,就来了。”便叫文宽在桌前坐了,又对杨、雷二人道:“你们去罢,吃了饭再过来,咱们好坐着说话。”杨、雷二人欠了身,陪着说了几句话,方退了出去。周太君又道:“容儿、宓儿怎么还不见?”丫头正要回话,就见红毡掀起,文容、文宓两姐妹走了进来。众人开始捧饭、进汤,暂且无话。

原来文硕、文颙皆有二女,名曰文宁、文容、文安、文宓,依文家之风俗,皆在祖母处诵诗读书,太君着实喜爱。后来,大小姐文安和二小姐文宁出了阁,余下三小姐文容、四小姐文宓,周太君更是百般怜爱、饮食起居皆要过问。又因文宽为幼孙,年纪尚小,故也跟在一处吃。

过会子饭毕,周太君笑道:“眼下就是元宵节,你们姐妹怎么不像往年那样,做些灯谜来猜?”文容笑回:“早做好了,已经叫人拿去糊灯了。”太君道:“不必定要糊在灯上,那灯挂得老高,看着也不真切。不如像去年你婉妹妹家那样,将灯谜各写在纸条上,用根细绳挂成一排,猜着哪张便取下来说谜底,岂不有趣?”文宓拍手笑道:“正是了,我就喜欢那样,想回老太太,只怕老太太不依。”太君道:“这样既省事又好玩,怎会不依?”正说着,只见杨夫人、雷夫人用过饭,复来凑趣。周太君因道:“元宵那天爷们的酒席摆在厅上,咱们的摆在正房,再叫一班小戏在正房院内搭个戏台,咱们一边吃酒,一边听戏,他们厅上的有酒没戏,只得干着急。”说着众人都笑了。杨夫人道:“老太太这主意好,以前尽是爷们吃酒听戏,咱们在后面冷清着,今日咱们吃酒听戏,也让他们冷清去。”众人又笑了一回。文宽忙问:“那日我是跟着老太太,还是跟着老爷在厅上?”文宓笑道:“你不是爷么,这还须问?自然是跟着老爷。”文宽听了便不乐意,低着头不语。周太君一把搂到怀里,笑道:“你四姐姐唬你的,那日你跟了你太太在我这儿听戏吧。”文宽方才遂意。

忽见丫头金翠来道:“老太太,大姑太太并小爷、小姐们来了。”周太君喜道:“在哪里?”金翠回说:“在前院下车了。”杨、雷二夫人听闻,连忙领着丫头出去,将姑太太等接了进来。此系周太君之长女,名曰文颖,表字心慧,姑老爷沈骥,官居一等哈达哈哈番。亦有次女文颐,表字心珍,乃是后话。这里,文颖领长女婉儿、次女晓莲、幼子少启请了太君的安,娘俩坐着说话。文容、文宓便急急的拉了婉儿、晓莲,戏酒、灯谜、元宵的说笑不停,文宽、少启也在一处嘻闹。周太君笑道:“罢了,你们下去玩吧,让我们安静的说会子话。”文宽、少启巴不得一声,早跑了出去。太君忙嘱咐奶妈、丫头小心侍候,仔细摔跤。

婉儿、晓莲便到容、宓姐妹屋里,文宓道:“婉姐姐,今年你们家的灯谜又是怎样的?”婉儿笑道:“今年我们家没做灯谜,你们既做了,拿来我瞧瞧。”文容忙道:“谁信你,你们家有不做灯谜的?你必是做了好的,想在十五那天难我们,这会子,却要我们的来看?”晓莲笑道:“好个厉害的容姐姐,这些你也能想到?只可惜,我们真没有做,不然,真像你说的那样了。”文容道:“既是这样,那还不快做些出来我们好猜。”说罢便要磨墨。文宓一手拉着婉儿,一手拉着晓莲道:“好姐姐,这回可要多住几日,过了元宵再回去。”文容亦道:“是了,我去回老太太,再回姑妈,没有不依的。”说着便要去回。婉儿拦道:“急什么,这会子又不磨墨了,不要灯谜了?”文容道:“你们先写着,我去回了就来。”晓莲笑道:“真是个心急的容姐姐,一阵风似的,才刮进来,又刮出去了。”大家都笑了,文容且不管,一径去了。

小丫头捧进新沏的茶来,文宓的大丫环菊香也跟进来奉茶。文宓道:“你跟竹香陪着婉姐姐和莲姐姐的丫环到屋里吃茶去,让小丫头们在外面,有事再叫你们。”菊香领命退下。文宓等围坐着吃茶、剥干果。文容进来了,对婉、莲二人笑道:“我已经回了,老太太打发人给你们收拾西厢房去了。”说完,拿了婉儿手里刚剥好的榛子,放进嘴里。又问:“灯谜呢,写在哪里呢?”婉儿道:“你才去多久,哪里就写出来了?”文容道:“别人倒罢了,若是你,我不信写不出来。”婉儿抿嘴一笑,让文容坐下,道:“好姐姐,你且容妹妹们吃了茶再说,可好?”文容瞅了她一眼,笑道:“那就快吃吧。”晓莲忽道:“我有了一个,只是太俗。”说罢,转身向书案,写了出来。文容上前要看,晓莲忙藏于身后,说道:“既是灯谜,好歹等到灯节那日,你这会子瞧了,又算什么?”文容道:“少给我钻字眼,什么灯谜、灯节的?我们家天天挂着灯,天天是灯节,快拿出来我看。”晓莲笑道:“我这个再容易不过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急得文宓也道:“莲姐姐这个必是好的,快拿出来吧!”文容作势要抢,晓莲不给,正闹在一块,婉儿拉住晓莲道:“你既做了好的,就该让人猜,别人猜不着,岂不更好?”文宓亦道:“可不是,不然姐姐你白写了。”晓莲本就是闹着玩的,见如此说,也不好再玩,遂拿了出来。只见写着一句:赈灾粥铺不向东。文宓问:“猜什么东西?”晓莲道:“我这个忒容易,不说也罢。”婉儿想了一下,笑道:“若不说限何物,只怕再容易的也难。”文容道:“你只说是几个字的。”晓莲伸出两根手指,看看文容,又看看文宓,她二人正各自寻思,惟有婉儿在一旁低头吃茶。忽的,文宓“噗哧”一笑,说:“我可猜着了,莫若‘沉韵’二字。”文容道:“怎讲?”文宓道:“姐姐细想想,‘沉韵’作何解,可不就是这‘沉韵’么?”一面说一面推着婉儿,婉、莲二人都笑了。文容想了想,也笑道:“我知道了,此谜底乃是‘西施’也。”晓莲道:“正是。”文容又想了一回,笑道:“这个灯谜极好,明儿挂了出去,头一个就请老太太猜。只是不可说是猜古人名,只说猜现今之人,方才有趣。”文宓附道:“很是。”婉儿听如此说,便不好意思了,又想:恐好言劝阻不肯听。故假作恼了,说道:“哪有做姐姐的拿妹妹的名字玩笑?你若真写了去,我就回了老太太,让老太太评评这灯谜倒底该猜什么?只怕你们也难回话。”容、宓姐妹见状,真被唬住了。少不得好言软语的劝慰婉儿,又东思西想扯来其他的说笑,不敢再提灯谜。婉儿自是心喜,只不露声色。

你道这是怎么回事,说来也长。当年硕、颙之父文胜任礼部左侍郎,钦天监左监副荐了一个“紫虚道人”,最善仙乩神算。文胜遂聚齐诸孙,让紫虚观其志向。那紫虚一见婉儿便大惊,大赞此女不凡,贵不可言。又问何名,文胜告之乳名婉儿。紫虚点头,道:“此女虽幼,却生得粉妆玉琢,掩不住日后沉鱼落雁之韵,可取名为‘沈韵’。”文胜应允。紫虚又窃谓文胜夫妇曰:“此女有大贵之像,恐我等皆为其臣也。”故文胜在日,待婉儿如捧凤凰一般,周太君便更不消说。此乃他话。

自注:古“沉”字可书为“沈”。

[此贴子已经被和卓氏于2006-11-4 22:53:01编辑过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10-30 22:41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且说容、宓、婉、莲四姐妹仍旧吃茶果,文容之奶母许妈进来道:“老太太那里摆了果桌,叫小姐们过去呢。”四人听了,遂往那边去。刚出门,便见文宽的丫头如意蒙着眼,正和文宽、少启二人并小丫头们嘻玩。文宽见如意往他这边摸来,一下急了,转身要跑,不料撞着了晓莲。晓莲忙拉住笑道:“三弟弟,你急什么,哪里就抓着你呢?”文宽道:“姐姐不知道,如意鬼着呢,只管抓我。”说着,果见如意寻声摸来,便急急跑开了。文容道:“别跑了,老太太叫吃果子呢。”文宽、少启二人之奶母何妈、吴妈也上前笑道:“小爷们也累了,且歇歇吧。”文宽二人正玩得起劲,如何肯听?可巧周太君打发了银翠出来,银翠笑道:“三爷不是要玩金鱼儿,才刚老太太打发人去买了来,养在那水晶缸子里,三爷不去看看?”文宽一听,喜对少启道:“走呐,看金鱼去。”一面说一面跑进去,文容等人也随后进去。只见明间里摆了各色蜜饯、干鲜果,周太君正和文颖、杨夫人、雷夫人在暖阁里玩牌,见她四人进来,因说道:“你们姐妹吃果脯,叫丫头们把脚炉添热了,仔细冻着。”又见文宽、少启在西间捉金鱼儿,乃命金翠:“快把小爷们叫过来,大冷天的,不许玩水。”金翠忙将二人带了来,周太君对文宽道:“你要淘气还领着你弟弟不成?若这样,改明儿你还要金鱼,是再没有的事。”文宽不语,太君笑道:“吃果子去吧。”说罢仍旧玩牌。宽、启二人自是过来吃果脯,容、宓姐妹素喜甜食,遂坐下细尝。婉、莲家里何少这些?只和着周太君的意,略吃几样,算是应景。当下各自取乐,余话不提。

至元宵这一日,文家上下热闹非常。文容、文宓梳洗完毕,便到婉、莲屋里。只见婉儿穿着玫瑰紫织金箭袖棉袍,外罩大红镶襟边牡丹富贵银鼠衣,挂着石青绣五彩葫芦香袋,上围月白织金绣花巾,下穿大红绣花镶珠旗鞋,越发显得肌肤赛雪,唇若施脂,目若寒星。文宓笑道:“我还说今日起得早,特来叫你们,不想已经起来了。”婉儿道:“哪里起来了?莲丫头只怕还睡着呢。”文容听了道:“这会子还睡?且让我去臊臊她。”说毕,转身那屋掀帘进入。却见晓莲已经起床,众人看她坐在床沿:墨绿撒花箭袖棉袍,外罩大红百花刻金银鼠衣,手拿翡翠五彩蝴蝶香袋正往衣襟上挂,其仆瑶琴侍候穿上翠绿顶桃红牡丹描金旗鞋。文宓道:“莲姐姐起来了。”晓莲闻声抬头,见她三人皆笑看自己,遂忙起身,亦笑道:“姐姐们请坐,我一会子就好。”文容冷笑道:“你倒是有脸,我们三人候着你一人。”晓莲忙拉着文容的手,陪笑道:“好姐姐,你妹妹昨儿写灯谜睡晚了,姐姐且让着我一次,等今晚看了灯谜,若不好,姐姐罚我!”文容听如此,也不好再打趣,只得道:“你还不快些,要我们等多会子?”众人都笑了。晓莲忙命幽兰梳头,再围上水蓝织花巾,戴上赤金项圈——下坠芙蓉金锁。四人方上周太君屋去。

周太君早已起来,命人在西梢间的罗汉床两旁设了四张椅子。太君撤去床上的小几,坐在当中,文宇之妻赫伦在一旁的小凳上陪着。文容等上前请安,周太君笑道:“都来得这么早。”因叫她们坐,四人便在南炕上坐了。周太君又道:“灯谜可都做好呢?”文容笑答:“做好了。”太君转头对赫伦道:“今晚咱们可要猜猜灯谜,好好乐一乐。”赫伦笑道:“回老太太,我原本不会这个。”太君道:“这个不怕,咱们只是取乐而已,猜不着不罚,猜着了,我自有奖赏。”话声刚落,便听一人道:“老太太这话不妥。”周太君知是文容,遂道:“怎么不妥?”文容道:“凡是游戏玩乐,有奖有罚才算公道,若只奖不罚,那还有什么意思?比如老太太玩牌,难道别人和了,老太太给钱,老太太和了,别人就不给钱么?”尚未说完,周太君便笑骂道:“就你话多!你也不想想,你们做的谜刁钻古怪的多,你嫂子们又老实,如何猜得出?我们白给你们凑热闹,你还不领情,倒要罚我们?依我说,我们猜不出,都是你闹的,要罚就罚你一人。”说着,大家早已笑起来。

外面有人道;“大太太、二太太来了。”赫伦、文容等连忙起身。杨夫人、雷夫人领着孙、杜、张三个姬妾进来请了安,周太君让杨、雷二人在椅子上坐了,文容等人方才坐下,赫伦则侍立一旁,不坐。太君又把灯谜的事讲与她们听,也都笑了,道:“老太太说的是,就三丫头事多,该罚!”文容如何肯依?正欲分辩,却被婉儿拉住了衣角,低声道:“安静些吧,大节日里的,老太太开个玩笑,你也要争执不成?”文容想了一下,对婉儿哼道:“你倒是会说话,刚才怎么不言语?”才一说完,就听周太君笑道:“你们又在嘀咕什么,又打什么主意?”雷夫人亦笑道:“想必是要变个法儿的难我们?那些个灯谜还不够么?”太君道:“灯谜倒不用怕,我早就叫婉儿和晓莲做了些浅显易懂的,我们好猜。”杨、雷皆道:“那就好了。”

一会子,文硕、文颙也领了文定、文宇、文宽来请安。周太君让硕、颙二人坐了,大家说笑了一回。太君见硕、颙二人穿着官服,因问:“今日要出去?”硕、颙陪笑道:“今日衙门里该班,只得晚上陪着老太太了。”周太君道:“既是这样,你们快去用饭吧,吃了好出门。”二人含笑告退,太君又对杨、雷众人道:“你们也都去吧,我这里也要摆饭了。”众人去了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6-10-31 14:50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
银翠便领人进来放桌子,周太君命放在罗汉床前,金翠又抬了大食盒来,摆上了饭。文容、晓莲坐在太君左,婉儿和文宓在右,文宽在下首对坐。原来这日的早饭是四个热碟、二个熟食,配着提折黄糕,另外每人一碗桂花元宵。正吃着,玉翠手拿一本册子进来,见在用饭,随即又要出去。周太君看见了,道:“什么事?”玉翠忙上前说道:“回老太太,吉庆班的班主在外面请安,现把角本呈上。”太君道:“这个班子倒来得早。把册子留下,你去问吃早饭没有,若没吃,让他们先吃饭。”

玉翠应声下去,至正房院外,告诉了管家崔化。崔化便到茶房里,那吉庆班班主正端了茶碗,一见崔化进来,忙丢了茶,上前打千。崔化道:“我们家老太太赏你们吃早饭,你且随我来。”说完领那班主到小厮院,他的十多个徒弟、伙计守着锣鼓家什都在院里站着,眼巴巴的等班主。崔化叫小厮在院内放了两处桌凳,拿了些肉心包子、吊炉烧饼并清粥、酱菜给他们吃。那班主千恩万谢,命徒弟作揖打千,崔化且不多陪,转身往别处去了。

刚走到前院,便闻一阵车马之声,有人说道:“你们大奶奶回来了。”崔化连忙跑到门口,果见门外停了几辆官车,又有蒋家的管事并小厮在一旁,遂忙叫人让男人们回避。丫环扶了文定之妻蒋氏下车,崔化忙打千问安,奶妈抱了蒋氏的一双儿女文锐、文钰下车,崔化亦上前打千问安。蒋氏吩咐道:“崔管事,让送来的人进屋里吃茶,好生招待。”崔伦领命。蒋氏 便领了众人往周太君的翠荫堂去,一面又命丫环芙蓉,道:“你先回屋去,拿一吊钱赏蒋家的管事,另外跟来的五个小厮,每人赏五百文。”芙蓉去了。

蒋氏一手牵着文锐、一手牵着文钰走进堂院,银翠正撤桌子出来,一见了,便先打起毡帘,笑道:“大奶奶回来了。”周太君听见十分喜欢,第一句就问:“这么早就回来了,用过早饭没有?”蒋氏回说:“用过了。”又献上礼物,笑道:“这是亲家老太太送给老太太的,亲家老太太说,这参是极好的,老太太别笑话,留着配药吧。”一面说,一面打开了给周太君瞧。周太君微笑道:“亲家老太太费心了。”又问跟蒋氏的丫环芍药:“送大奶奶回来的人在哪里?”芍药道:“在外面吃茶。”太君便命金翠:“你去账房告诉管事的,给他们每人一吊钱,让他们打酒吃,另外再去厨房把新做的元宵面、元宵馅,也每人包一份给他们。”蒋氏边忙言谢,周太君笑道:“谢什么?倒是要谢亲家府上送咱们家大奶奶回来才是。”蒋氏又陪笑了一回。

这时,文宽和文锐早在一旁玩开了,容、婉姐妹也拉了文钰一长一短的问:“外祖家好玩吗?怎么个玩法?有几个姐妹在一处?都几岁呢?可都有读书?”蒋氏过来笑道:“大姑娘什么时候来的?可要多住些日子才好。”婉儿起身笑道:“来了好些日子了,只不见大嫂子,叫人怪想的。”蒋氏道:“我若知道妹妹在这里,早回来陪妹妹了,只是不得而知,望妹妹见谅。”文容在旁笑道:“大嫂子只顾着大姑娘,怎么不见二姑娘?”一语提醒了蒋氏,急忙说道:“哪里忘得了二姑娘?”因拉了晓莲的手,细看了一番,笑道:“二妹妹穿这身衣裳,越发出落得标致了,真真我老了,比不上了。”说罢,自己先笑起来,晓莲只得陪笑。文容向婉儿、文宓使了个眼色,二人会意,抿嘴一笑。周太君倒是笑得不得了,说道:“我还在这里呢,哪里有你说老的份,不怕叫人笑话。”蒋氏道:“我因喜欢妹妹才如此说,谁要笑话谁笑话去。”周太君很是喜欢,又笑了一回,过后方道:“罢、罢,别在这磨牙了,快领了锐儿、钰儿去见你们太太,回来咱们再说。”又拿了果子给文锐、文钰,蒋氏笑着告退去了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0-5-23 00:2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怎么就没见下文了~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0-5-25 09:54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啊,怎么没有下文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20-8-10 12:18 , Processed in 0.082277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